在联系家长的过程中

2017-12-31 17:08

6月13日消息:据报道,这两年,困境儿童寄居在医院的情况正在增多。近期,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,据一项不完全统计,像木木这样滞留在医院的困境儿童,5年内共有144例。

为了让孩子的父母现身,有些医院尝试用打官司的方式。但是医院和家长只是一种合同的形式,医院不能以遗弃罪来起诉家长。最后我们只能以追讨医药费为由起诉,但是这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,我们希望的是孩子们能早点回家。奚益群副院长告诉记者,官司打到最后,不仅医药费没有着落,孩子的家长仍然不露脸,一次次以失败告终。

不少业内人士表示,这些孩子留在医院,的确占用了一定的医疗资源。

为了照顾这些困境儿童,我们的医护人员有的是忙里偷闲,有的甚至拿出休息时间来陪伴他们。有时候我心疼这些孩子,有时候也会心疼我们的医护人员。一位负责人表示,为了不影响到医护人员的工作,他们想办法将照顾孩子的部分任务转交给社工。

除此之外,困境儿童还和家庭自身情况有关。有些孩子是未婚妈妈所生,还有些孩子的父母有犯罪前科,导致他们不愿意或者害怕领回孩子。

有时候实在找不到父母了,只能联系孩子户籍所在地的公安机关。给孩子的家长发函过去,让公安出面去找。只有公安出面,孩子的家长还会稍微重视一点。但是,在联系家长的过程中,还有家长反过来威胁医院,说我们泄露他们的信息,害他们出丑。

儿科医院副院长郑姗告诉记者,这些困境儿童,和性别无关,主要还是和健康有关系。在儿科医院,最多的时候,医院一度滞留了约10名困境儿童。

调查显示,截至去年底,仅儿童医院,儿科医院,新华医院,儿童医学中心5年内滞留的儿童就达61人。而在对全市12个区县、80家医院调查时发现,共有24家医院存在滞留儿童的现象,一共发现有1289例弃婴,其中像木木这样滞留在医院的困境儿童共有144例。在这些困境儿童中,其中38例孩子可以轻易找到父母,这些儿童最短的滞留在医院三个月,最长的可达3年以上。

在儿科医院,每当有困境儿童出现,儿科医院的医务科、保卫科则反复去核实孩子入院时的信息,然后想方设法联系孩子的父母。但是,这是件很困难的事情,孩子入院时病历上留下的电话不是关机就是没人接,有些索性停机。

去年,由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牵头,由市卫生局、市妇联等单位共同发起了对全市滞留儿童的调查。

事实上,困境儿童和弃婴不一样,因为他们的父母健在,根据法律规定不能变更抚养权就不能收养,必须征得父母同意才能让他人收养。这也导致了民政机构进不了,又不能被收养,他们只能暂住在医院。

不少医院的新生儿病房以及一些其他病房都是人满为患,几乎找不到一张空床位。因此安置困境儿童不得不绞尽脑汁,而如何看护也让人头痛。

对困境儿童的照料,各大医院从来没有放松过。无论吃的奶粉,或是穿的衣服,我们都尽量找好的。儿科医院副院长郑姗告诉记者,因为没有家庭的温暖,医院对他们付出了格外的关心。每次有家长来接他们回去,反而是医务人员痛哭流涕,因为舍不得。

在儿童医院,木木在新生儿病房一住就是两年多,医院只能将其他患儿的病床集体往前移,由医护人员和其他工作人员轮流照顾孩子的起居。同样在儿科医院,新生儿病区也专门辟出了房间,给困境儿童们居住,还专门找了两位阿姨负责他们的生活。在新华医院,尽管所有的床位都已住满,医院仍然在合适的区域加上了床位。

2009年,奚益群副院长来到上海市儿童医院就职,一晃5年过去了。让奚益群心痛的是,这些滞留在医院的困境儿童从来没有中断过。最近3年来,困境儿童越来越多。去年刚送走5个,今年又来了3个。他们有的像小木木一样,住进了新生儿病房,还有的则住进了综合病房。一旦住进去,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院。所以只要他们在医院一天,我们就不会冷落他们。

孩子住医院,总不是长久的办法,医院也想尽办法为他们寻找一个家。

据了解,有些困境儿童因为先天患有某种疾病,父母因为付不出医疗费,于是将孩子扔在了医院内。

很多时候,医院只能向公安机构求救。2013年10月,儿童医院的医生曾经在静安区江宁路派出所民警赵耿源的帮助下,赶赴徐州,为滞留在儿童医院困境儿童两岁多的徐弟弟寻找家人。36个小时往返徐州和上海,幸运的是最终为孩子找到了爷爷。